2018年12月16日 下午11:20
首页 » 专访澳洲「贩毒」小妹:毒品无处不在
专访澳洲「贩毒」小妹:毒品无处不在

专访澳洲「贩毒」小妹:毒品无处不在

你是不是以为毒品买卖一定要全副武装勇闯毒枭虎穴?
你是不是以为毒品只要吸一口就会立即上瘾再难戒除?
你是不是以为毒品离自己很遥远,可能一生都不会触及?

但其实……用柯南的话来说,“真相只有一个”。为了揭开毒品的神秘面纱,Citywalker几经探查,终于寻得长期潜伏于澳洲毒品买卖第一线的“卧底”一枚,本期爆料就来听她说一说关于毒品的故事。

名词解释

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也包括近年来在美国等地流行起来的其他精神类药品。国际上通常把毒品分为九大类,其中对人体危害最大的有鸦片类、可卡因类和大麻类,可卡因类被称为“百毒之王”。根据毒品作用于人体后的不同效果,可分为抑制剂、兴奋剂、致幻剂、止痛剂和催眠剂。

K2:一种新型毒品,又称“香料”、“合法的魔鬼”、“总统”或“海啸”等,是药草和香料进行混合之后再喷上化学物质的一种类似大麻的毒品。据悉K2有葡萄、蓝莓、芒果、西瓜等很多口味,因此很受青少年的欢迎。

数读

  • 全球毒品交易额$1万亿/年
  • 每年约20万人死于吸毒
  • 全球约有2亿人正在使用毒品

话题一:烟店不卖烟卖毒品?

k2

CITYWALKER:英勇无畏的潜伏者加爆料者,请先描述一下自己吧。
Isabella:2011年底来澳洲的、就读于悉尼大学传媒专业的90后妹纸。

CITYWALKER:看你那么娇弱,是什么让你走上了“贩毒”这条道路?
Isabella:话说某一天,心急找工作的我走进了一家超市应聘。老板二话不说就录用了我,但却没让我在超市上班,而是另有用途!

CITYWALKER:派去某个毒枭那做了卧底?
Isabella:我一没人脉二没功夫,派我去卧底简直就是找死。老板是把我派去了他的另一家店——一家烟店。这家烟店加卖些日常生活用品,面积不大。老板为了省电,经常不打开全部的灯,一到下雨天就阴沉沉的。

CITYWALKER:哇,听着有点惊悚片的感觉。
Isabella:可不是,但奈何人为五斗米折腰,看烟店的工作还算轻松,小女子为了生计只能忍下了。

CITYWALKER:当老板第一次提出让你卖点毒品时,你是什么反应?
Isabella:他没有跟我说是毒品,我也不知道是毒品,那些商品就挂在货架上,或是橱窗里,小小一包,当时还以为只是合法的但高级一点儿的兴奋剂之类的东西,我也就当普通商品卖了。有人想买,说出了名字,或是直接指着要这东西,我就卖给他。后来出现华裔少年吸食毒品坠楼事件后,老板突然很紧张地把这些东西全都收起来了,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姐卖的居!然!是!毒!品!

CITYWALKER:都是些什么样的毒品?
Isabella:没有明写是可卡因还是大麻,主要就是K2,包装上标着incense,还有些其他小牌子,现在也不太记得有哪些了。K2卖得最多,这是一种人工合成草药,据说药力比大麻强4倍。

CITYWALKER:当时会不会很害怕?
Isabella:害怕多少是有一点的。在来澳洲前,觉得毒品这东西离我太遥远了,顶多是港台警匪片中用滥了的素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近距离地接触到它们。但害怕之余又有点小“得瑟”,很多人只在电视里见过的东西我居然可以亲密接触到,太刺激了!

CITYWALKER:还记得第一次有人向你买毒品时的情景吗?
Isabella:当时客人报出了毒品的名字,看我愣在那消化陌生名词,便笑了笑问我是不是新来的,很客气地说欢迎你,然后就指了指我身后货架上的,还跟我解释了各类品牌的名字。当时觉得他们挺友好的,一点都不像电视里那种肮脏龌龊的瘾君子。

CITYWALKER:大部分客人都是这样的吗?
Isabella:我们的客人不是太多,但都是老顾客。印象最深的是一对同性恋人,每个礼拜都会来,他们俩感情挺好,每次来买情绪都很High,很开朗地跟我打招呼。有次其中一个失业了还把简历投到烟店来了,说是很需要一份工作……

CITYWALKER:这些毒品的销售速度如何?
Isabella:一个礼拜三四包的速度吧,25g和50g的卖得比较快。

CITYWALKER:是偷偷卖还是公开卖?
Isabella:在未出台政策前,是公开卖的。之后转为偷偷买,只在下午5点后卖,因为政府官员都下班了。

CITYWALKER:大概的价格是多少?利润如何?
Isabella:100刀两小包。利润应该很高吧,老板曾说如果不卖这些非法药品根本赚不到钱。我觉得他说不定根本就是以烟店做幌子来销售毒品的。

话题二:吸大麻比吸烟“健康”?

毒品图表-请排成大一点的图

惊!原来烟草酒精的伤害性和成瘾性竟然比大麻和摇头丸还要高!

CITYWALKER:面对近在咫尺的毒品,就没有好奇想要试一试?
Isabella:没有。他们买毒品都是为了寻求兴奋感,我每天过得挺开心的,不需要借助外物。再说,党对我的红色教育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道德与理智也不允许自己去碰这些东西。而且本人联想力比较丰富,警匪片可不是白看的,怕误入歧途后无法自拔,被警察叔叔抓,然后被关在小黑屋里。那样就太对不起祖国和人民了。不过我有朋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尝试过大麻。

CITYWALKER:是不是醉仙欲死?
Isabella:恰恰相反,第一次感觉一点都不好,会非常想吐。

CITYWALKER:不对啊,电视上可不是这么演的。
Isabella:这取决于每个人的体质和服用的剂量。我朋友第二次用的时候就适应了,变得比较High,非常兴奋。他形容脑中像断片儿一样,思维和心情都非常跳跃。

CITYWALKER:那有没有上瘾?
Isabella:没有,你绝对想象不到,大麻无论在成瘾性还是生理伤害程度上,都远远低于烟草和酒精。它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我们是吃西餐,第一次吃觉得“哇靠,好好吃,以后还想吃”,但其实也就是偶尔吃吃而已。

CITYWALKER:敢情吸大麻比吸烟还要“健康”啊!
Isabella:我发现在西方社会,大麻这个东西背后有着很深的“大麻文化”,不只在我们熟悉的电影里经常能看到跟大麻有关的镜头,就连奥巴马在竞选时都公开承认自己吸食过大麻。而且他的行为不仅没有让公众反感,反而让人觉得他是一个鲜活的人。现在大麻在很多国家都开始合法化了,这也许就是东西方文化差异吧。不过咱们毕竟不是西方人,大麻还是少碰为佳。

CITYWALKER:那为什么澳洲政府还会把大麻列为毒品呢?
Isabella:可能是因为虽然大麻不会让你立刻上瘾,但它毕竟帮你打开了吸食毒品这个潘多拉魔盒,一旦开启就很难再关上了。这类毒品英语里叫GATEWAY DRUG,意思就是入门级药物,很多的严重吸毒者在一开始吸毒的时候,第一次尝试的都是大麻,一开始尝到了大麻的好,后来渐渐不满足了,就去尝试更高一级的比如海洛因之类的毒品了。而那些毒品具有极大的生理伤害性,也更容易上瘾。所以,虽然大麻并不是那么可怕,但也不要轻易尝试哦。

话题三:吃火锅去夜店也有可能染上毒品?

clubbing

CITYWALKER:在澳洲是不是也很容易接触到大麻?
Isabella:据说80%的澳洲大学生都吸食过大麻呢,不然我们店的生意也不会这么好了。很多派对中都会用大麻助兴的。

CITYWALKER:警察蜀黍都不知道吗?
Isabella:应该都是知道的,只不过睁只眼闭只眼而已。如果被发现应该会被罚款或是没收吧。但是很幸运地,我们店从来没被发现过。

CITYWALKER:为什么不向警方举报?
Isabella:从来就没想过举报。存在即有其合理性,没有买也不会有卖,而且顾客都是成年人,他们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没必要为了一群有自知之明的人放弃一份轻松的工作嘛。

CITYWALKER:有没有相关部门来检查过?
Isabella:有一次的确遇上州政府的人来查,当时就一口否认,跟他们装傻,让他们最好在老板在时再来。而且我只是雇员,也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不知者无罪嘛。他们看我懵里懵懂的,也就没有再深究。

CITYWALKER:有没有因为卖毒品而惹上过麻烦?
Isabella:应该说是我因为不想卖而惹上过麻烦。一次有个酒鬼,疯颠颠醉醺醺地打着赤脚来店里,跟我说要买毒品。当时刚出禁令,我们被老板勒令一包都不许卖。可是这人硬说我们这里有卖,就藏在里屋,他说昨天才买过。毒品藏在里屋是真的,但昨天卖

他肯定是假的,因为他说的那天我上全天班,根本没见过这人。我很坚定跟他说,我们现在不卖了,请回吧,谢谢。结果,他跳起来拍桌子,大有要翻过柜台跟我理论的架势,说是不卖给他,他就报警举报我们卖毒品。当时是晚上,我一个人在店里,感觉这人就是无理取闹,没理他,招呼别的客人。之后,他就开始骂人了,捶东西,其他顾客看不下去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说不用,然后掏出手机给老板打电话报告情况。最后,老板搞定整件事儿。那时候心里还挺镇定的,事后想想,挺后怕,要是他拿刀砍我怎么办,我这算是因公殉职吗……

CITYWALKER:所以说毒品还是碰不得的,长期吸毒的人精神都不太正常。
Isabella:但是因为高利润,贩毒业很发达,毒品这个东西正在慢慢渗入我们的生活,防不胜防呢。要知道黑市海洛因的价格比同重量的黄金价还要高得多。

CITYWALKER:大不了我不碰不就得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这样近距离接触到毒品的。
Isabella:你去夜店吗?你吃火锅吗?你知道神仙水吗?

CITYWALKER:神仙水我知道,是SK-II的主打产品,爱美的女生都知道!
Isabella:此神仙非彼神仙。那是一种娱乐场所里最常见的隐匿毒品,是一种冰毒和K粉的混合液体,这种毒水放入任何饮料中都是无色无味。甚至有不法分子放在西瓜里,使西瓜里的水分带有毒品成分,令人防不胜防。

CITYWALKER:这可以理解,毕竟夜店里龙鱼混杂。可是火锅又是怎么回事?
Isabella:大家都知道吗啡、可待因、海洛因的生产需要罂粟花的种子,而罂粟花不只可用于制毒,还经常被一些不法商家用作调味品添加进许多食品中去,如松饼、面包圈、汤料、火锅底料等。所以,如果你特别喜欢吃某一家的食物,每天不吃就馋得难受,请保持警惕……

 

CITYWALKER提醒您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本文由LeCity乐城市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 CITYWALKER乐城

《CITYWALKER 乐城》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澳洲生活资讯指南,其内容涵括悉尼美食、旅游、澳洲文化以及衣食住行等与华人生活息息相关的各个方面。

留下回复

您的email地址不会被公开。标注*的是必填项 *

*

CAPTCHA
Reload the CAPTCHA codeSpeak the CAPTCHA code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