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下午10:06
首页 » 精彩专题 » 澳洲新闻专题 » Uber软件登陆悉尼:“打车神器”之忧
Uber软件登陆悉尼:“打车神器”之忧

Uber软件登陆悉尼:“打车神器”之忧

告别等待和高费用,打车软件的出现或许“很不识相”地动了传统出租车网络的蛋糕。伴随美国“打车神器”Uber来到悉尼,加入本土软件 Ingogo、GoCatch的混战,澳洲打车市场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Uber减价争夺悉尼打车市场

“不过是赔钱赚吆喝”?

Google支持的出租车和租车预订软件Uber将在悉尼试行在工作日上午10点到下午5点的非高峰时段削减车资,或将让用户打车费用降低40%。

这家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科技公司从去年6月起就开始争夺悉尼出租车预订业务——用户通过该公司叫出租车,可以不必像以往通过澳洲出租车收费公司Cabcharge叫车那样支付10%的服务费。这是首次有叫车服务公司尝试在新州减价,事实上,从1999年到2013年,新州市区的出租车车资已经上涨了70%。

Uber公司悉尼地区经理罗夏(David Rohrsheim)不愿透露Uber是否会掏钱补贴出租车司机,也不愿透露有多少辆出租车将参与这项计划,“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机会,让他们能够增加载客的次数,乘客也能更方便地搭车。”罗夏表示,如果成功,试行项目将会扩大。

有媒体称,Uber“半价出租车”的招牌颇具震撼力,但该降价举动不过是 “赔钱赚吆喝”。

事实上,中国的打车软件已经使用了这种策略——“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补贴用户总额已达几十亿元人民币,他们表示“疯狂烧钱”的背后是希望乘客养成使用打车软件和微信支付的习惯。但有媒体称,一边是疯狂砸钱,另一边却有人不太买账。在新浪微博的调查中,超过八成调查参与者认为“打折战分出胜负后,哭的就会是消费者”——显然,消费者担心这种优惠不过是一种先拉低价格造成市场垄断,之后再提价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打车软件结束降价后,究竟能培养多少忠实客户实在不容乐观。

对此,《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目前没有办法预测Uber的减价会对悉尼的出租车服务造成什么影响,但这项服务将在未来12个月内吸引许多用户。

打车软件结束一切难题?

“想说爱你不容易”

以前,如果你要使用电子支付,除了多付10%的附加费给Cabcharge外,别无选择。但如今,你可以以更少的车资选择Uber,但它也并非“十全十美”。

一直以来,澳洲乘客抱怨打的费用高得让人无法接受,排队预约出租车太浪费时间,而Uber的出现似乎可以解决这些难题。Uber是一款提供私家车搭乘服务的应用,当用户需要租车时,只需在手机上打开该应用,Uber就能通过GPS确定用户位置,并指派离用户最近的司机去接人——通常5到10分钟内就能到达,到达目的地后,用户无需进行现金支付,可通过信用卡支付包括小费在内的全部租车费用。

Uber这种“快递式”的运营模式让其在美国混得风生水起,目前估值为40亿美元,而在澳洲这个严限出租车牌照的国家,以私家车为生的Uber却游走在法律边缘,它到底是一家出租车公司,还是一个技术平台?那些使用自家车辆接客的司机究竟是员工,还是如Uber所说的“合作伙伴”或自由职业者?

新州私家车游走于灰色地带

不同于GoCatch、Ingogo、myTaxi和Taxi Pro等出租车预定应用,来自美国的Uber在未做任何推广的情况下在悉尼上线,却大受欢迎,因为它能帮乘客随时找到出租车——但却是私人的、非持证经营的出租车。

根据新州《乘客交通法则》(Passenger Transport Act)的规定,私人出租车可以提前预定(但禁止在街边接客),并须在预定过程中谈妥价格。

但业内人士透露,Uber正在“灰色地带”内运行,因为乘客们可以在被私家车接走前几分钟预定;Uber在网站上标出了标准收费,但真实收费还要基于行程距离、速度和时间来计算。

新州交通厅(Transport for NSW)的发言人曾质疑,私人出租车司机运行商通过某种技术以车速或行车时间来收费是否合法。

此外,持证经营出租车预定软件Gocatch和Ingogo的创始人认为,Uber模糊了出租车和私人租车服务业务的界限,扰乱了普通出租车市场。由于普通出租车牌照租赁费远高于私人租车牌照(前者年费为3.5万澳元,后者为8000澳元),对出租车司机或运营商来说,遭受来自私人出租车的低成本竞争,是不公平的。

但也业内人士认为,政府应该考虑修订相关规定,包括“下调出租车牌照费或上调私人租车牌照费”以适应新的技术。

打车软件监管漏洞或致事故增加

2013年底,Uber面临了第一桩非正常死亡诉讼——新年前夜,旧金山的一名司机在人行横道上撞了一个移民家庭,导致一名6岁儿童死亡。此外,Uber公司司机起诉其侵吞小费;顾客也投诉Uber司机的素质差,Uber正四面楚歌。

如今,那名撞人的司机已因涉嫌交通过失杀人被捕,Uber随后发声明称:“我们已冻结了他的Uber账户,”并特别指出,事故发生时,这位名司机的本田车内没有乘客,所以事故与Uber无关。

有媒体称,Uber和大量的模仿者代表了科技公司的一个新舞台,这些业务直接介入现实世界,根据客户意愿来安排交通、餐饮,甚至洗衣服务,并以此换取丰厚报酬,不像只活跃在网络空间的Facebook、Twitter,这些初创公司出没在街头,管理者、法院和市政厅无法明确定义这些公司。Uber曾表示自己与拍卖网站eBay类似——将买卖双方联系起来,但不对二者之间的事情负责。

归根究底,正因Uber的“身份”模糊,导致相关机构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监管,人们才不免担心随着Uber的迅速扩张,Uber司机将占满街道,事故的发生率恐怕也会上升。(综合《悉尼先驱晨报》、凤凰网报道)

本文由LeCity乐城市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 城市周刊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留下回复

您的email地址不会被公开。标注*的是必填项 *

*

CAPTCHA
Reload the CAPTCHA codeSpeak the CAPTCHA code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